關於部落格
歡迎茶山人、文山人、台北人、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都到這裡來喝茶、論事、活絡我們的公共生活。
  • 61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指南山城古地名

  古渡船頭在炮仔林山麓,政大體育場與渡賢橋一帶,其地因先民開墾山區,在此溪灘頭設有渡船口,故名。其地與山地交會處,又為水路交通樞紐,彼時木柵、深坑、石碇、 格頭及新店之十分、六分、 銀河洞等地的人多在此交易,故於清代發展成市集,有茶館、酒肆、雜貨、布疋、中藥、 油車等店鋪及道士為人作法的師公檀,街市繁盛,民國初年北碇台車開始營業後,渡船頭街市漸衰。

  民國十三年八月發生大水災,渡船頭街市全毀,只剩一爿及四家住宅,以後渡船頭轉移至道南橋地方,其商業為開元街及木柵所取代,北宜公路築成後其交易場所則轉移至新店,市集即告廢棄。又云渡船頭又有「香埔」之稱,昔日迎神賽會均在此舉行,神明繞境後也在此敘餐,此地渡口很深昔日常有人溺斃,故又有「死人窪口」之稱。

  古渡船頭對面靠木新路二段及三段,清朝時地名為「內湖庄」內有打鐵寮鄭家、高家、新厝腳張家、恆光橋陳家、永安街五常張家。新厝腳張家居民是由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積德鄉新康里大坪路下新厝遷來,居民感念故鄉地名;故到台開墾時也沿用故鄉地名。內湖庄是木柵開墾最早地點之一,張啟察與族親於清乾隆年間由景尾、石門經下崙尾、中崙尾、頂崙尾即是「內湖庄」。

  頂崙尾中心位置即興隆路四段與木新路二段交口處,部分族親則往木柵庄開墾,內湖庄因地勢低窪,景美溪氾濫時,此地區常會淹水,清朝時一眼望去,是一片稻田,灌溉用水是由現區公所旁堤防處,築水圳經永安街五常張家及打鐵寮、新厝腳,早年內湖庄只有幾戶人家。

  據耆老轉述,種田時若遇天災,鄉民會請來家鄉神明,專門除蟲害及掌管農作物的保儀尊王張巡,保儀尊王走過的路插上令旗之後風調雨順、五穀豐收。因此每當有天災時,各地居民爭相搶奪保儀尊王出巡,常因意見不合而發生爭執,又因爭奪本尊而出現造假現象,私藏本尊,企圖以假亂真,而後也產生高、林、張三姓分家,高姓鬮分得保儀尊王,張姓鬮分得香爐,林姓鬮分得林夫人神像,各立寺廟時皆稱集應廟,木柵集應廟現亦存有當時仿造的神像。

二、外埔 

  外埔為大坑溪、小坑溪及景美溪共同沖積的埔地,民國67年之前大坑溪從草湳、貓空急流而下至小坑口與小坑溪匯流至涼亭仔(今指南派出所),再轉回現北政國中門口,行至政大圖書館再轉個大彎與景美溪會合。山上居民往下望炮仔林山崙、與大坑溪轉個大彎看去像支大龍旗稱「龍旗穴」。又因指南宮在此後方,彎彎的大坑溪像漁夫灑網故稱:「仙人灑網穴」。

  今書香政大社區,原為張江木保正及張世傳村長住處;名為「仁和居」是三合院、磚瓦屋,清末年至日據時代此地為山上居民,木炭、茶葉、煤炭、稻米的集散地,居民將山上的物品挑至此處販賣,張家再用自己的船隻運往艋舺販賣出口。

  以前草湳「龍岡煤礦」所生產的煤隨著用木板組成的水道、沿著大坑溪順流而下,再集中於「外埔」、行水路運往艋舺、道南橋完工之後、煤礦則集中於店仔口埔地稱「炭埕」,走輕便軌道過道南橋下八合「現木柵市場」,接木柵路輕便軌道到景美火車站集中運出。

  北政國中從前為一片稻田,大坑溪在此處轉彎,根據耆老轉述當時溪水湍急時,渲洩不及溪水會溢回書香政大前方,自然形成一大埤、埤前有一老朴樹枝葉茂盛,耆老們小時候常將朴樹子拿來當竹槍的子彈,埤是他們的游泳池,北政國中門口為溪流轉彎處常將張家稻田沖刷崩塌,當時村長張世傳便使用竹子編成竹籠,籠內放入石頭抵擋溪水的沖刷。

  民國41年前居民進入「外埔」,必須踏溪石而過,而後才有用麻竹編成的橋可通行,大坑溪旁有一土地公廟稱「龍興宮」,所有指南里居民稱番仔公館「福德宮」為水頭,外埔的「龍興宮」則為水尾,也有人稱番仔公館「福德宮」為「分局長」,指南里其他土地公廟稱「派出所」。指南里居民長期以來都受到水頭、水尾土地公庇佑。

三、番仔公館
  番仔公館地名,聽起來與原住民關係密切,其實在指南里開發之初,由墾首張啟明向平埔族番業戶雷朗社君孝仔租得開墾地,中心點即為番仔公館,平埔族在這裡設有「公館」,供應吊硞坑隘勇居住及交易場所,從咸豐時期古地契內有番仔公館記載。耆老從相關位置,找尋到「公館」真正位置,即為指南路三段65號,張慶望祭祀公業祖厝位置,從柏拉圖社區旁,小路往上行可看到一間土地公廟福德宮,此宮為掌管水頭也可稱為「指南里的分局長」,距今已有180年歷史開墾初期居民的信仰中心。老里長張新永於民國61年號召重建土地公廟才有今日的模樣。訪談老里長時他說:當時土地公廟重建時沒留下照片,感到非常抱歉,根據老一輩的描述番仔公館與外埔土地公廟可向全村的人募款,籌措整修經費,因他們是指南的水頭、水尾。

      指南路重建紀念碑

  民國50年左右,當時指南村村長張添丁和指南村村民代表張再添、張子全、前任村長張世傳所共同發起,地方居民出錢出力,義務勞動修建道路,修建從番仔公館至今指南國小路段,完成後路寬約3至4公尺,今在番仔公館路旁(指南路三段57號前)立有紀念碑一座,上書「民國51年5月竣工」,石碑之正反兩面皆刻有捐款芳名及金額,側面並刻有「2次寄金共計陸萬參仟柒佰圓整,上有當時木柵的地方仕紳及指南地方人士:張鶯聲、李建和、張再添、成蹊醫院、張添丁、張世傳、張西面等人。

  指南路貓空與樟湖交叉路旁,為以前農民灌溉的圳頭,農民用石頭堆砌成圳溝,將水引入下方農田。從居民口述此圳為「下圳」灌溉外埔的農田,水鋼琴社區下方原為一片住家,居民稱「扮戲仔」,原來於34年國民政府來台時,台視許多演員集中住於此地,所以區民稱演戲為扮戲而得名。鴛鴦潭也位於此地,許多耆老小時候將此潭視為「游泳池」,往上為牛潭,農民將自己耕作的牛牽入潭中消暑、休息。番仔公館內有許多小道與指南宮階梯步道連接,昔日指南宮興盛時期,人潮洶湧、摩肩接踵、階梯旁乞丐很多,農民將自己農產品挑至階梯步道販賣、紀念品小販、紙傘出租、抬轎、揹小孩,都是昔日居民賺錢的副業。

四、吊硞坑 

  清代先民拓墾本地時,因害怕泰雅族原住民侵襲,因此將3尺長之樟木挖空吊在支架上,派人輪守若遇有事故,用梆器敲打示警在山谷中發出硞……硞聲迴響,通知地方居民警戒或躲避,因此稱為「吊硞坑」,吊硞架設之處可能是茶路古道,能同時看到大坑溪及無名溪的地點。位元於指南國小旁,茶路古道上方的山嶺,早期先民在此山嶺鋸木材,鋸下來後因地形陡峭,搬運困難因此用厚木板墊於路徑上,再用繩子綁住拖行而下故稱「拖板嶺」。吊硞坑昔日有多座炭窯,拖板嶺運下之相思樹,可鋸成小塊燒成木炭,再挑往渡船頭走水路出口。

  拖板嶺也就是今日茶路古道,地方居民稱為保甲路。早期這條保甲路,往北(往下)可經番仔公館、渡船頭至「木柵市區」或往臺北;往南(往上)可至深坑、新店、坪林,據地方耆老表示,最遠走至石門半天寮。由於當時都是靠步行往來,因此這條路上的行人很多,來來往往,至坪林約需半天時間,路上累了便在大樹下休息。

  原來這條路只能容一人通行,地面舖設簡單石頭,民國56年樟湖地區的居民利用農閒時,義務勞動重整保甲路,拓寬並舖設新石階即(現在的石階)。石階也是由地方居民,出錢請打石師「火旺仔」打造的,完成後成為一公尺寬,並可容二人通行的一條路。

  而古道途中往吊硞坑方向,有二溪在此交會,也就是現在指南國小前,原有一座吊橋橫跨在大坑溪上,方便居民交通往來之用,其前身是一座簡易的木橋,昭和八年(1933年)因木橋被大水沖走,而請知名吊橋師「劉金買」,設計建造了這座吊橋,今已改建多次成為二座六公尺寬的水泥橋了。

  位於茶路古道旁小路進入的是張永鉗家族的石頭屋,於清道光元年,張永鉗與九位族親帶著家鄉神明法主公,一起從福建泉州大坪橫箱尾厝,經淡水輾轉來到指南。「法主公」是張永鉗家族的家鄉神明,「法主公盟」則是由張延顏帶領永、建、字輩子孫及宗親所共同組成。

五、石獅頂‧石獅腳
  外樟湖與老泉里交界山崙邊有一片白色岩石,早期居民伐木時,從遠處望去酷似獅頭,與山崙結合成一隻像臥姿的石獅,石獅的頭頂有福德宮,腰部為樟山寺,臀部是高聳的樟湖山共稱「石獅頂」,下方現為一片茶園稱「石獅腳」,從岩石縫中流出一條溪流「無名溪」,遠處望去就像廟會舞獅時,從獅子口中吐出祝福您的春聯,當地耆老小時候常在石縫中玩耍,有時和父母吵架,當夜就躲在岩洞中睡覺,近看這片岩石表面吐出粉狀白色物質,在同一水平線上出現凹凸不平的海蝕坑洞,很可能是冰河時期與造山運動所形成的奇景吧﹗

樟湖橋遠眺石獅

  相傳清朝時猴山的潑猴玩弄岐山的石刀,吵醒了對面正在睏睡的石獅,於是石獅醒來獸性大發到處作亂,弄得當地居民很不安寧,直到俘佑帝君呂洞賓上猴山修行,才平定潑猴石刀又回到岐山,石獅也恢復以往的睡姿,居民才得以平靜,所以才有「岐山石刀鎮石獅」的民間傳說。指南里龍邊有石獅頂「千手觀音」、虎邊有猴山「俘佑帝君呂洞賓」鎮守,世世代代保佑指南里居民。

  相傳在昭和5年(1930),樟湖附近的居民發現了一具形狀酷似觀世音菩薩的奇石,置香火供奉很靈驗。到了昭和8年(1933)由信眾張喜、張發兩位先生發起建廟,並以樟湖山作為寺名「樟山寺」。此地又稱為「十八隻手」,即是千手觀音的意思,此寺的地勢高亢,視野很好,可以一覽無遺地眺望台北夜景,現在已是市民踏青登山必經的景點,寺方為了體貼登山的遊客,還特別準備了鐵觀音茶,提供遊客解渴的需求。

六、樟 湖
  早期居民初至此地開發之時,此地有整片樟木成林,遠看猶如一片湖面,因而稱之為『樟湖』,其範圍較大又有『內樟湖』與『外樟湖』之分,靠瓦厝一帶為『外樟湖』,靠貓空方向為『內樟湖』。

  外樟湖樟山寺因供奉千手觀音,所以居民又稱樟山寺所在地為『十八隻手』,位於樟湖步道旁是『瓦厝』,是先民因種茶賺了錢所蓋的大瓦厝,下方才是草厝,因生活較為窮困以茅草搭蓋房子而得名。日據時期張迺妙、張迺乾回原鄉帶回鐵觀音茶苗,種植於樟湖地區,又因樟湖土質為樟樹腐蝕土,泥土鬆軟又帶有香氣,種植鐵觀音茶更多出一份特殊韻味及香氣,故「樟湖鐵觀音」盛名遠播,早期多以外銷為主。

  樟湖步道往北,可與茶路古道相連接通往木柵市區,往南可到新店大崎腳,當年張迺鴻,擔擔子到新店買東西,因下雨躲到真理堂外避雨,當時真理堂正在佈道,張迺鴻在真理堂外看到「凡勞苦背負重擔者、來我這裡必得永生」,但又不敢進去,因為以前的人普遍對基督教有不好的印象,有一句話說「信基督教,死無人哭」。
              樟湖茶園一景

當時因山上牲畜得了瘟疫都死光了,真理堂的教士告訴張迺鴻,去藥房買消毒藥,消毒後幾個月內不要養任何牲畜,居民照做後,果然奏效因而紛紛加入基督教,這也是樟湖居民信奉基督教的原因。

七、石坡坑
  石坡坑的地名由來,是因為整個坑谷和溪底都是石片,農民耕作翻土時,泥土裡就會有石片混雜在裡面,農民必須將大一點的石片撿拾乾淨才能耕作,因為這裡到處都是石片才會被取名「石皮坑」,日據時期日本人認為「石皮坑」名字不雅,遂將「皮」改成「坡」因此才有「石坡坑」的地名。

  石坡坑地質是石頭風化所形成,土質比較貧瘠,農民耕作前必須先施肥,早期農民都有耕作稻米、地瓜等可以填飽肚子的作物,後來種植柑橘、竹子、蔬菜,直到民國69年李登輝擔任台北市長時,大力推廣木柵觀光茶園,才開始大量種植茶樹。

  冬天的時候、如果你來到石坡坑一定會感到一陣冷颼颼的、比起山上其它地方來的寒冷,因石坡坑的地勢剛好是一個坑口,面對著台北盆地,每到冬天東北季風吹來,石坡坑開闊的坑谷沒有任何阻擋,自然會感到特別的冷,夏天時石坡坑也比較清涼,陣陣微風從來沒斷過。早上與晚上溫差明顯,夏天的晚上有時還須穿外套。

  石坡坑在民國58年時發生了一次劇烈的崩山,那時候斷斷續續下了一個月的雨,這裡的土質很特別,夏天的時候特別堅硬,但是一遇到連續雨水,堅硬的土石就便開始變鬆軟,那一次的雨水讓石坡坑像泥漿一般,石坡坑田寮附近的居民開始感覺地層慢慢滑動,好幾個晚上都徹夜難眠,提心吊膽的注意著地層變動,很多住戶紛紛到親友家避難,就在一個晚上田寮附近開始崩塌,三戶閩南雙進式住宅,被埋沒在崩塌的土石裡,政府趕緊派軍方來救援,將災民安置木柵國小,當時崩塌的地點,樹木都長的歪歪斜斜成為一種特色。

  
民國87年,石坡坑再度發生坍塌,發生的原因與30年前相同。上段的道路與下段的道路,整片滑落幸未傷及居民,市府花了4年時間,興建了樟湖橋和田寮橋,才抒解了居民斷路不方便的痛苦。市府的地質專家說;石坡坑之所以那麼容易崩塌,原因是石坡坑為一堅固岩盤,上面只覆蓋淺淺的腐蝕土及風化石片,雨季來的時候很容易造成岩盤與土石分開而崩塌。

八、貓空
  早期居民看到大坑溪,溪床岩石凹凸不平形成皺摺狀且多洞穴,就稱為「面乍坑」漢語念「ㄋ一ㄠˋ」,日據時期因「面乍坑」不雅,而改成閩南語發音相近之意「貓空」所取代延續至今。其實皺摺狀且多洞穴地形乃因在河川上游之處,河床岩石質堅軟硬不一,湍急的河水攜帶細砂石不斷地鑽蝕之後,河床逐漸形成圓形或橢圓形大小不一的洞穴,洞穴上緣較小底部較大,像泡茶用的茶壺,所以將這樣由河水鑽蝕的孔洞稱「壺穴」。
 
       貓空的壺穴地形一景

  貓空另一舊地名「山豬櫥」,早期山地多山豬,常出來偷吃農民耕作的農作物,農民便挖土坑設陷阱「土坑上方鋪上樹枝及茅草做為掩飾,上面再放蕃薯為誘餌誘補山豬,山豬因而掉入土坑內被捕捉」,因此稱為「山豬櫥」。

  據當地耆老表示台灣早期脫稻殼的工具俗稱「土礱」,也是昔日農稼人得共同記憶。土礱的構造類似石磨,分上下兩層,皆有紋路,外圍以竹片編製,內裝紅土充實,農民將稻米放在礱中,以人力共同推轉,旋轉後稻殼就從細縫中掉出,底下則用米篩接去殼的稻米。

 
           

 九、草湳
  草湳在清代原是荒蕪之處,除了原住民打獵之外,用路行人不多,野草遍地高可沒人,三面環山,夏季多雨,冬天則是東北季風強盛,細雨綿密,到處泥濘,即因荒草漫生又地濕泥爛,故名「草湳」。

  草湳高氏的開墾者名為高念,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積德鄉新康里大平社人,與張氏家族相鄰,高氏祖先初抵台時,先落腳於內湖庄新厝腳(今木柵木新路),後再至草湳開墾,開墾時間約在160年,據說高念以種植大菁(藍色染料),製銀(如女用髮簪)為生,並且發展的相當不錯,鼎盛時擁有土地1千多租,因此在草湳蓋了一間以石打造的三合院,十分寬敞建造得很漂亮,也就是現在草湳高家厝,目前房屋尚存,但已荒廢許久。

  草湳屬潮濕多雨的氣候,從二格山系發源出一條清澈的大坑溪,最適合大青(屬馬鞭草科)的生長,高氏祖先就在溪流兩邊興建菁礐(即是浸泡大菁及沈澱的石砌池子),將大菁放入菁礐,引入溪水浸泡發酵,再將發酵後藍色汁液,流入下池加入適量石灰攪拌,經過一段時間的沈澱,打開排水口,排出上層液體,留下底層的藍泥,裝入木製桶子,也就是古時的藍色的染料。

             大青

從日治時期至戰後,是台灣煤礦開採的旺盛期,台北市文山地區有萬隆煤礦、芳川煤礦、永和煤礦等幾個知名的煤礦場。 

  在指南里則以草湳的「龍岡煤礦」為主要,由於易主多次,礦場名稱也隨著更改,早期名稱不詳,依照時間順序為;東隆煤礦→指南煤礦→龍岡煤礦。並分為三個坑口;第一坑口為現文山區市民農園附近(約昭和11以前開採),第二坑口為中華電信附近(約在民國50多年開採),第三坑口在筆架山下(開採時間不詳)。當時龍岡煤礦工人約80幾人,日產量近百噸。所產出的煤礦經由水道通往山下,再由古渡船頭運出,該礦場約於民國79年,因煤礦業逐漸萎縮而停業。

十、苧仔園坑
  日據時代苧仔園坑有一位叫「王仔」的人,他十幾歲就搬到市區去了,在「台灣纖維株式會社」(現大安區公所附近)工作,他看公司內有種植亞麻,覺得家鄉種的苧麻或許也可用來製作纖維,便引薦公司的人來看,因此該公司決定來收購,居民只要將苧麻剝皮後曬乾便可賣出,台灣纖維株式會社也因此可製成更好的纖維。

仔(苧麻)


  在台灣纖維株式會社未來收購苧麻前,居民多以自用較多,如製作喪事時穿的孝服,(苧仔衣),婦女生產時嬰兒綁肚臍用(苧仔絲),當時的孝服都是讓參加的人帶回去,後來深坑庄長張福堂認為這樣太浪費,便集中在當時的信用組合(今農會),辦喪事時可來此租用,一件約二、三分錢。

  居民一直種植苧麻到戰後才逐漸減少沒落,因為戰後開始從美國進口棉花,因此苧麻逐漸被取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