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茶山人、文山人、台北人、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都到這裡來喝茶、論事、活絡我們的公共生活。
  • 6104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張坤鴻種茶、製茶、再與茶壺結緣

 

身著一襲仿明式罩衫,戴上特別設計的「海盜帽」,三墩石茶壺博物館館長張坤鴻在冉冉茶煙中,暢談他與茶壺的不解之緣。

      張坤鴻是張家第九代茶農,福建移民至貓空落腳為第一代開墾祖先。第一代先住在淡水,後來部分遷徙到萬華,甚至到木柵、貓空一帶。張家有九大房子孫,其中三大房住在淡水、六大房在木柵,「這就是保儀尊王三年住淡水、六年住木柵的原因。」張坤鴻說。目前木柵一帶的張氏子孫,有猴山坑房、下崙尾房、樟湖房、番仔公館房,張坤鴻家屬於「祭祀公業張慶望張秀卿管理委員會」。
日據時期,茶葉出口貿易興盛。當時,張坤鴻的祖父從事大盤生意,負責將茶葉外銷到國外,大部分是東南亞。他將一籃籃茶葉背下山,經由景美、運往艋舺(今萬華),透過船運銷往國外。日據時期前,以竹筏、渡船作為主要交通工具;到了日治時期,隨著鐵路建設的發展,逐漸以輕便小火車代替船運。
約三十多年前,貓空地區的交通仍舊十分不便,當時根本沒有公車,孩子們上下學都得走蜿蜒崎嶇的山路,天才曚曚亮就必須出門,走一個多小時路才到山下學校,「就好像是從黎明走到白晝、從白晝走到黑夜」,妻子李彩鳳在一旁笑著說明。
由於交通不便,貓空居民多半讀完國小、國中,便放棄升學,開始工作。張坤鴻十六歲時便離開貓空,到台北市區的飯店擔任學徒,學習廣式料理。他的父親認為茶園經營日漸不易,希望張坤鴻出外工作,學習一技之長,自己則留在貓空,守住產業。
即使出外工作,張坤鴻假日仍會回貓空幫忙父親。「回到貓空,就好像鮭魚回到產卵地。」張坤鴻對燈紅酒綠的世界漸漸感到厭倦,認為貓空才是他的歸處,於是24歲退伍後,他決定回貓空,協助父親處理茶園事務。28歲時,張坤鴻開始全面接管茶園,直到現在。
在茶葉栽種與推廣方面,張坤鴻可說是不遺餘力,在許多方面都是先驅。民國七十三年,張坤鴻到中南部推廣鐵觀音,七十六年開發冷凍茶,造成全省熱賣。七十七年,開始栽種佛手,也是木柵第一位栽種佛手的茶農。
除了種茶、製茶,張坤鴻還兼營餐廳。餐廳生意不錯,不少政商名人也來光顧。後來,張坤鴻卻因缺乏衛生下水道,餐廳廢水造成污染問題,決定轉換經營型態,恰逢市府著手進行纜車建設,幾經考量後,在去年夏天毅然結束營業,改經營茶壺博物館。
得知張坤鴻要結束餐廳,親友之中幾乎無人看好,大家認為餐廳收益較高,不明白為何張坤鴻要轉而經營茶壺博物館,餐廳員工也不贊同張坤鴻的決定。加上當時本土意識逐漸高漲,預計展示的紫砂壺又是產自中國大陸,張坤鴻的開館之路面臨重重阻礙。後來,他到故宮參訪,看到故宮展示的物品都是來自中國,認為「藝術無國界」,只要是好的藝術,就算是中國的產物,還是可以展出,最後仍沒有放棄開茶壺博物館。
經營茶博館之初,張坤鴻面臨舊客源流失、新客員開發的難題,步步維艱。但張坤鴻認為與餐廳相較,茶博館具有長期利益,除了開放參觀,有些茶壺收藏家會向他購買茶壺,若他擁有重覆的壺具便會割愛,上個月張坤鴻就賣出廿只茶壺。
張坤鴻認為「茶與茶壺是中國人必須了解的兩件事,也是人生必備的兩大功課。」他堅持好茶必定以好茶壺相襯,才能烘托出茶的味道。平時張坤鴻會將他收藏的茶壺輪流拿出來,悉心擦拭,擦到壺面晶亮時再收起來,他說這稱為「養壺」。
為了收藏茶壺,張坤鴻還曾以一季的茶葉換取一只「桃報壺」,那是中國「七大老藝人」之一朱可心的作品。宜興紫砂壺受到官方重視後,中國政府決定興建官窯,同時邀請當時聲名顯赫的製壺名家參與,當時有七位著名的專家便被稱為「七大老藝人」,朱可心也名列其中。宜興紫砂壺終於受到官方重視,朱可心很是欣慰,他說:「紫砂壺的春天就要來了。」為此製作了一系列「報春壺」,包括松、柏、竹、桃、梅、葡萄六大主題。如此珍貴的茶壺,難怪張坤鴻不惜以一季茶葉交換。
展出的茶壺中,有一批在出水口有巢狀設計,一個個小洞排列起來,就像蜂巢一樣,張坤鴻鍾情於這類茶壺,還因此獲得「蜂巢張」的稱號。這批茶壺,據說是文革時期外銷日本的產品。民國五十五年,文化大革命爆發,許多宜興紫砂壺的製廠紛紛關門;日本雅好茶道,五十九年,中國開始接到日本的大量茶壺訂單,於是有些工廠又開始製作紫砂壺。應日方要求,這批外銷的茶壺在出水口都有巢狀設計,成為此時期茶壺最大的特色。
每只茶壺都具有獨特的生命,三百多件展出的茶壺,各自訴說著屬於自己的故事。張坤鴻認為,茶壺博物館是可以讓觀光客駐足之處,對地方有加分效果,經營餐廳反而要和其他茶坊競爭,這並非他所樂見。目前仍在建立客源、樹立形象的草創階段,三墩石茶壺博物館似乎還有漫漫長路要走,館長張坤鴻的自信與堅持,將是它前進的動力。
(文/廖翊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