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茶山人、文山人、台北人、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都到這裡來喝茶、論事、活絡我們的公共生活。
  • 61049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指南宮的纜車夢


        談到台北指南宮,年輕輩印象多停留在「分手廟」,甚至網路上還有人戲稱呂洞賓是「去死去死團」團長,專門破壞情侶;曾盛極一時的指南宮,近幾十年來香火逐漸失落,冀望藉貓空纜車帶來遊客,並透過自身軟、硬體層面的經營,逐漸使遊客轉為香客、再由香客轉為信徒,而有風華再現的可能。
 

    
        「纜車目前還看不出有什麼特別幫助,」外表幹練的指南宮管理委員會總務組組長陳淑真如是說。
 
    
    
        關於纜車人潮不如預期,主要是每週一維修停止營運、票價設計及民眾心理等原因。
 


        因纜車每週一保養維護全天不營業,指南宮除因此流失纜車一日營運人潮;也因廟方事先並未預期,而有失落感。


        票價設計部份,因纜車全程共四站,且搭乘一站要價三十、二站四十、三站五十,故中途下車再搭乘較不划算。指南宮陳淑真就認為,關鍵在纜車未一票到底,使得首次搭乘乘客大多選擇貓空終點站下車,指南宮下車人潮就不如預期。
 


        協助指南宮處理媒體及文宣工作的義工張寶樂則表示,據他觀察,目前搭纜車主要感受吊在空中、從天空看風光的感覺,真正想看指南宮風光的約不到百分之五;即使因纜車帶來新人潮,其中絕大部分以中、南部遊客居多,又只有一、二成有納油香,對指南宮奉獻有限。
 


      但指南宮廟方確信纜車長期仍然可帶動發展。
  

        四十三歲、具日本管理碩士學位的高超文,是指南宮「貓纜因應小組」的成員之一;父親高忠信是指南宮管理委員會主任委員,也曾做過台北市議員,高家則是木柵的四大家族之一。

        或許因為這樣的淵源,高家父子在指南宮興盛、轉型關鍵時刻,總是扮演重要角色。貓纜在構思、規劃、興建期間,高超文曾多次代表指南宮與市府新建工程處聯繫,除了解進度、配合事項,也向市府表達指南宮對纜車的想法。廟方也不諱言,指南宮曾是貓纜興建的催生者之一。


       「不看好幹嘛做?」高超文從小就進出指南宮,對道教教義探究頗深,對道教推廣有一腦子宗教與藝術結合的想法,對纜車未來相當樂觀,「才剛開始沒必要看壞事情,」語氣中不時流露出他的信心與期待。

        高超文舉例說,纜車使指南宮的遊客更多元了,纜車通車前還沒有目前常見的領隊拿旗帶團參訪的,他保守評估至少還有一、二成纜車乘客來指南宮,相較過去單純上山的香客有了新面孔。
 
      「有來才有接觸,才有感應,」他重申纜車的長遠受益。  
         
        粗略算計一下,貓纜平均給指南宮每天帶來一到兩千名遊客,比以往香火鼎盛時,即使一天載來十幾部遊覽車香客還要多很多。或許這就是高超文的樂觀來源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