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歡迎茶山人、文山人、台北人、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都到這裡來喝茶、論事、活絡我們的公共生活。
  • 613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現代南丁格爾─文山健康中心護士戴喬松

  【記者吳韻萱報導】文山健康中心最資深的護士、五十五歲的戴喬松,自民國六十五年到木柵衛生所擔任護士。早期的台灣缺少醫療機構,居民的健康全靠衛生所人員照顧。當時的公衛人員除了傳授居民衛生知識,還要定期至居民家中做訪視及社區巡迴,每個護士會被分配到文山區各里,深入家庭服務居民。
  

     戴喬松說,訪視是公衛人員的工作重點,也令她印象最深刻。「我們去訪視走過的路,現在的文山居民不見得會走。」在負責指南里期間,戴喬松與同事都走指南國小旁的古道,帶著訪視箱一家家探訪。「以前的居民很相信護理人員,個性很純樸、熱情。」談起訪視的回憶,戴喬松臉上浮現微笑。她說,每次去訪視時都會帶著便當,到居民家裡請他們幫忙蒸,訪視結束,便坐下來與居民一家人一起吃飯。

        訪視內容包括注射疫苗、疾病預防及作胎教等。幫孕婦「聽胎心音」,是判斷胎位正確與否的重要步驟。戴喬松說,早期沒有超音波,衛生所護士用手一摸就知道胎兒的頭與腳在哪裡,「現在的護士都摸不出來,這是靠經驗。」再用木製的筒狀器材貼在孕婦肚子上,聽胎兒心跳,判斷寶寶的健康情形。每戶人家有嬰兒出生時,戶政事務所會給衛生所出生通報單,公衛人員便挨家挨戶去訪視,「哪一家生了小孩,我們都瞭若指掌。」













  
戴喬松與衛生所護士訪視的資料照片合照,她表示,有時候跋涉一個小時只為訪一個個案,衛生所護士仍不分寒暑地盡工作本分。     韻萱攝


    即使跟居民的生活密不可分,衛生所護士也有碰壁的時候。民國五十年代,政府實行家庭計畫,推動「兩個孩子恰恰好」的口號,公衛人員成為第一線宣導人員。喜歡多子多孫的老人家,大都極度排斥家庭計畫,看到公衛人員就趕,「還有人拿掃把趕我們!那陣子被趕了將近三、五年。」戴喬松說。


    除了為民眾做訪視,衛生所護士也會到政大為僑生注射疫苗。「僑生每從僑居地返回,我們都會去採集血液,做瘧疾檢測。」戴喬松說,公衛人員至政大採血時,都進入學生宿舍一間間敲門詢問,不辭辛勞,只為做好防疫工作。木柵的文教氣息也令戴喬松印象深刻,她曾至多位名人家中做訪視,包括前副總統李元簇、中華職棒大聯盟會長趙守博等人,「學者的氣質很不一樣,他們對公衛人員都十分親切。」戴喬松並表示,在文山區服務三十多年,她能感受各地居民的不同特性,木柵的居民較純樸、學者多,景美較靠近市區,商業氣息濃厚。

    公衛人員有時也身兼保母身分。衛生所每週做一次社區巡迴,到文山區各個里開「母親會」和「兒童會」,媽媽帶孩子前來參加,公衛人員便分別帶開,媽媽們聽衛生相關知識,公衛人員帶著小朋友唱洗手歌,教他們刷牙、洗臉;民眾參與情形踴躍。戴喬松說,衛生所辦的活動訊息,居民都會「道相報」,共襄盛舉。
        
    戴喬松在擔任公衛人員三十多年間,與文山區居民建立良好關係,許多被她服務過的民眾,現在還會帶兒孫到健康中心找她敘舊。默默奉獻的戴喬松,從不認為自己很偉大,只是盡自己的本分,「我在與居民互動的過程中,也得到很多資訊,人的來往是互相的。」戴喬松與一同辛勤工作的同事,也培養出革命情感,即使現在只剩她留在文山健康中心,戴喬松和以前的同事仍保持聯繫,「最近我們還相約去探望生病的老護理長。」
 












 衛生所護士進行訪視時,會先摸孕婦肚子判斷胎位,再使用聽胎心音筒判斷胎兒健康情形
翻攝文山公衛史蹟館
               


    現代醫療資源漸趨豐富,醫院的設立提供民眾許多看病機會,社區巡迴在民國八○年代取消。衛生所改制成健康中心後,公衛人員仍進行訪視,但佔工作比例不高。戴喬松說,現在的訪視較注重疾病預防,不像以前對居民幾乎「無微不至」的照顧,互動也少很多。戴喬松感慨地說,「我滿懷念以前的日子,那種人與人之間的感覺很好。」
 


 戴喬松說,衛生所與醫院相比,似乎多了一份主動的關懷。公衛人員深入民眾家庭,除了做衛教,也注重情感的建立。民眾至醫院看病,醫護人員的態度較匆忙而急迫,講究效率與精確。衛生所護士不分寒暑地進行訪視,台灣的公共衛生在他們的努力之下不斷進步;在奉獻三十年青春給衛教的戴喬松身上,我們也看到了南丁格爾的精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