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空茶山情

關於部落格
歡迎茶山人、文山人、台北人、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都到這裡來喝茶、論事、活絡我們的公共生活。
  • 60287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五十八載忠義育幼院 守候孩子的最後家園

育幼院為主體 發展多面向照護

 民國四十年,由劉銘傳的曾孫女劉德岑所創立的「台北市私立忠義育幼院」,起初是為幫助失依兒童而設置的兒少安置機構,隨著社會結構的轉型,家庭問題日趨繁複。於是育幼院在民國九十三年正式轉型為「忠義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將照護的觸角延伸,以提供更完整的福利。

 「希望孩子在發生不幸的第一時間,我們都能承接的住。」忠義基金會活動公關王振鍾談到目前基金會的發展,是以原有中長期安置為主體,往前進行緊急短期安置以及往後收出養的完整福利體系。

 王振鍾說,一般人認為育幼院或許只是提供孩子吃住,但這背後其實還有更細緻的教育、娛樂、醫療、心理建設等問題需要一一克服。而緊急安置,是讓那些生活突然陷入風暴,家庭失能的孩子可以得到一個安身的居所,並且提供心理輔導協助他們走出困難。

 往後的國內外收出養部分,則是為一些無法回到原生家庭的孩子提供媒配,想辦法找到願意收養的家庭。自忠義基金會轉型以來,已成功配對了至少一百對家庭。

 王振鍾談到基金會最近成功配對的案例,是一對來自瑞典的夫妻,收養一個一歲多的女孩。當時基金會告知這對夫妻孩子的一些疾病與發展遲緩的狀況,但這對夫妻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收養,更是已將其視為自己的寶貝一樣沒有放棄。「隔了半個地球的瑞典人,他們關心的只是孩子好不好。」王振鍾希望這樣的例子,能夠告訴社會大眾父母對孩子收養承諾的重要性,好讓孩子擁有個家庭,未來的路也更順遂。

深入社區生活 鄰里一起看小孩

  忠義基金會藏身在文山區的公寓裡,和社區居民有著有趣而溫馨的互動。王振鍾笑談到,有時候還會接到居民打電話來說:「你們家小孩又再爬窗戶啦,叫他趕快下來。」居民一起幫忙盯小孩,守望一同照顧。基金會面對龐大的開銷,附近居民買菜也有的會多買一份,給育幼院的孩子加菜。

 許多團體也會舉辦活動和育幼院的孩子一起互動。王振鍾舉例,如農會子弟組成的深坑四健會,就會定期來育幼院進行團康活動,讓農會的孩子和育幼院的孩子一起互動認識。

 而學校社團像是政治大學愛愛會,會固定來陪伴孩子學習,或是依照孩子的需要進一步設計活動,一同背誦唐詩、學習注音等,和社工一起進行更細緻的陪伴。


 除了團體來帶領活動,育幼院的孩子也會身體力行,投入社會回饋的行列。曾經有慈濟志工帶孩子參觀回收站,而其中一個孩子對此有興趣,日後志工每個禮拜便帶他一同服務。此外,育幼院也到過老人院表演,或是設計活動、演出戲劇給其他社區的小朋友參與。

 志工團也帶育幼院的孩子到附近的景華公園清掃環境,進行社區服務,孩子在過程中得到喜悅,透過服務來清掃自己從小到大的遊玩空間。

推動蒲公英助養 首從教育經費

 「不景氣影響真的很大,九月開學的教育經費到現在還沒湊足。」王振鍾說,面對養不起孩子的詢問增加,同時物資、捐款也在減少的雙重壓力,這時基金會的社會責任就顯得更重要。七月開始推動蒲公英助養計畫,有別於一般單一認養,是希望透過給予一整個年齡層的定期捐款,給孩子長期穩定的幫助。

 王振鍾認為,過去推動單一認養制度,可能會造成某些育幼院的孩子又在認養的過程中被冷落,讓他們以為自己是不是更沒人要,孩子看到這樣的情況可能就會問:「阿姨,我也好想被認養喔,可不可以帶我一起去。」

 王振鍾表示,蒲公英助養計畫的推動,就是希望透過資源的平均分配,來弭平可能會造成的比較心理。雖然基金會沒有財團撐腰贊助,但希望透過廣邀社會大眾,來一同實現助養計畫的理念幫助孩子。


建立家庭氣氛 關係從稱謂開始

 「像我們男生,三四十歲都叫哥哥。」王振鍾談到社區化與家庭化的生活,就是從稱謂開始。他們和孩子的關係不像老師與學生的從屬,而是一個家庭。

 直接接觸孩子的保育員,孩子都稱其為媽媽,從這樣的稱謂中了解到有如親子一般的關係。或許沒有辦法像一般的家庭一樣給與每個都孩子很完整的時間來照顧,但都是從家人的感受出發。輪班的保育員甚至還得在半夜泡製食品,可以想見呵護的細膩程度。

 王振鍾說自己的身分就比較像鄰居家的叔叔,不同於社工保育員和孩子建立的依存關係「但就像管自己家的小孩一樣,他們會比較疼也比較嚴啦。」

做幕後人員 關心第一線的議題

 王振鍾認為自己活動公關的部分,比較常關注的就是公眾議題,希望讓更多人看到弱勢兒童照顧的這塊。之前也是在社福團體工作的他認為,或許只是換個工作單位,但仍然是關注這些弱勢的議題。

 他認為忠義基金會所要傳達的訴求,不是從悲情出發,「社會已經有很多悲慘的現象,但我們更希望看到的是改善這些問題的方法。」試圖跟社會大眾傳達的不只是每況愈下的數據,過去的觀念中解決的方法是較少被提及的。

 王振鍾提到,有些資深的贊助者也表示,即使忠義看似已經服務許久,但仍需要社會上的援助,不過重點還是在社會教育的部分。王振鍾說,不是只想說讓基金會多有名獲得多少資源,而是必須讓大家能更能夠了解孩子,知道孩子的需求。

 「我們習慣在幕後看到這樣的介紹出去就很開心了,你看現在弱勢兒少的新聞可能十則沒有一則是真正聽到好消息。」王振鍾說,現在的時代,已經不能只教育社會大眾有多悲慘,既然有這麼多人努力的在為弱勢發聲服務,更應該盡到自己的能力,努力和大眾「溝通」,傳達服務的理念。


圖/忠義福利事業基金會提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